倪發科(資料圖片)。圖 CFP
  倪發科的“玉”與“欲”——官員“塌方式腐敗”致國家損失19億元案調查
  新華網合肥10月29日電(記者徐海濤)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因涉嫌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日前被提起公訴。現年60歲的倪發科,被當地人評價有兩個突出特點:“有能力、有魄力”和“愛玉成痴”。但當能力、權力與欲望掛鉤,引發的便是“塌方式腐敗”。
  收受和田玉價值1200萬元,幫人低價購買探礦權,不惜挪用國家保障房用地指標;20多次收受賄賂,從財政中挪用6億元對“礦老闆”“超常規獎勵”……在倪發科“權力圈”中,安徽六安市、國土系統、地礦系統的多名廳級官員因貪腐獲刑或受審,他們為“礦老闆”非法獲利提供幫助,致國家財產損失接近19億元。
  “好玉之徒”的“欲壑”:受贈玉石之豐可辦展覽
  倪發科從蕪湖開始仕途,1999年調任安徽六安主政一方,歷任行署專員、市長、市委書記。2008年,倪發科當選安徽省副省長,直至5年後落馬。
  作為副省長,倪發科還有多個社會兼職,安徽省珠寶協會名譽會長是其中頗不起眼的一個,卻暗示了他的愛好,也是他主要受賄領域。
  據稱,倪發科愛好玉石始於在六安市任領導期間,當時六安本地發現了一種玉石礦,為培育成產業,市裡邀請了多名全國玉石專家前來鑒賞、獻策,後發展產業未成,倪發科自己卻發展成了玉石愛好者。
  據有關部門調查,倪發科“愛玉成痴”,說起玉石“頓感精神、眼睛發光”。平時看電視、看書,玉不離手,脖子上還要戴上一個玉石掛件;每到周末,把喜歡的玉石玉器鋪開,一件一件欣賞;每隔兩周,給精品玉石玉器逐一打蠟、上油;到外地出差,再忙也要擠時間到當地的玉器市場看一看,隨身攜帶小電筒、放大鏡,檢驗自己的賞玉水平,享受當專家和被認同的快感。
  短短幾年間,倪發科儼然成了資深玉石收藏家,藏品之豐富可開辦玉石展。但這些玉石的來歷,卻並不那麼“高雅”。
  辦案人員調查,在倪發科的玉石收藏中,有很多來自商人、老闆的“雅贈”,如安徽大昌礦業公司老闆吉立昌、某房地產公司老闆黃某等贈送的玉石,總價值達1200萬元。
  對於玉石的經濟價值,倪發科當然心知肚明,品相一般的玉石,根本看不上眼。在他的“明示”與“暗示”下,多名老闆四處“淘寶”,以投其所好。
  為買到倪發科喜歡的和田玉,礦業老闆吉立昌多次專程帶著玉石專家坐飛機去新疆,買回玉石供倪發科挑選。房地產公司老闆黃某得知倪發科“好玉”,精心買了一件玉器送去,不料倪發科“笑納”之餘並不滿意,稱“這塊玉石的白度不夠”。為此黃某另到玉石市場“尋寶”,又花了16萬元,買了一塊“更完美”的和田玉送給倪發科。
  落馬後,倪發科承認,自己愛好玉石,覺得玉石是一種“高雅、文明、保值增值、掩人耳目的權錢交易”載體,滿足了“我對它現實價值的貪欲”。
  多重受賄回報“權力服務”,致國家巨額損失19億元
  作為一名領導幹部,倪發科曾主政六安市9年,擔任分管國土、地礦、環保等部門的副省長5年。自2013年6月接受組織調查以來,其曾主政或分管的地區、部門先後有多名領導幹部落馬,其中僅廳級、副廳級幹部就有六安市原副市長權俊良、六安市經開區管委會原主任周耀、安徽省國土廳原廳長陳良綱、國土廳原正廳級巡視員楊先靜、安徽省地礦局原局長李學文等人。
  據辦案機關披露的案情,這場“塌方式腐敗”中的多名官員涉及與礦產商人吉立昌之間的權錢交易,而利益輸送的主要對象,則是六安市下轄霍邱縣的國有鐵礦。
  霍邱縣擁有儲量全國第五、華東第一的鐵礦資源,2002年啟動開發,面向全國招商,河北籍商人吉立昌即在此時來到霍邱。此後數年間,吉立昌創立的安徽大昌礦業公司成為霍邱鐵礦開發的最大獲利者,其本人兩度入選“胡潤百富榜”,2010年更以15億元身家成為全國排名第28位的礦產富豪、“安徽礦王”。
  吉立昌財富迅速膨脹的途徑之一,是低價獲得國有鐵礦的礦業權。而其秘訣,則是針對不同官員的愛好,“投其所欲”。
  --對於先後任市長、市委書記及分管國土、地礦的副省長倪發科,吉立昌多次送其玉石,最多曾一次就送了價值350萬元的和田玉,滿足其“欣賞、收藏”的“雅好”。
  --對分管礦業的省國土廳正廳級巡視員楊先靜,先後4次行賄人民幣1001萬元、2000美元,滿足其“為女兒在北京買房”和“退休後有錢投資”的願望。
  --對先後任霍邱縣縣長、縣委書記、六安市副市長的權俊良,23次行賄73萬元,並送其北京住房1套,滿足其對金錢、住房的物欲。
  而這些官員受賄後,回報的“權力服務”之全面、大膽,令人瞠目。其中倪發科以副省長的身份,和吉立昌一起為其公司跑環評、項目審批,幫其低價購買鐵礦探礦權,不惜挪用國家保障房用地指標。楊先靜為幫吉立昌公司非法獲利,多次違反國家法規,在霍邱縣3座鐵礦的礦業權處置中濫用職權。權俊良則幫助吉立昌公司拆藉資金、拆房修路,甚至試圖從縣財政中拿出6億元對其“超常規獎勵”。
  有關調查顯示,在倪發科、楊先靜、權俊良等人的幫助下,吉立昌公司在霍邱縣一些鐵礦的礦業權分立、出讓、轉讓中非法獲利,導致國家財產損失18.9億餘元。
  與有求於己的商人組成“朋友圈”,私心泛濫致“塌方式腐敗”
  “我對自己犯下的罪行非常後悔,本來應該安度晚年,可是沒有把握好自己,心理失衡,私欲膨脹,給國家造成了巨大的損失,也給我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的傷害……”近期,霍邱鐵礦腐敗窩案中,倪發科昔日的下屬,楊先靜、權俊良等已先於倪發科出庭受審,其中楊先靜當庭這樣哭訴、懺悔。
  “在逐利的商人眼裡,一座礦山就是一座金山。他們處心積慮和你結識,變換花樣給你送禮,不是感情有多好,而是看中你掌握權力可能帶來的巨大利益。”安徽一位辦案檢察官剖析說,針對霍邱鐵礦腐敗窩案中暴露出的問題,應進一步加強制度建設和權力監管,完善行政審批流程建設。
  “清心為治本,直道是身謀。”安徽省社科院社會學所副所長吳樹新分析,倪發科等人任由私心泛濫,有意無意地與有求於己的商人組成“朋友圈”,與其說是被行賄商人引發“塌方式腐敗”,不如說是被內心的貪欲拉下了水。
  吳樹新認為:“從近期查處的倪發科等官員的貪腐行為來看,這些官員無視黨紀國法,濫用公權,往往權力越大、危害越大。應該繼續保持反腐高壓態勢,完善權力的監督機制,加強對幹部的理想信念教育,真正形成讓幹部‘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從政氛圍。”
創作者介紹

seiya

momnwagqec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