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1個月,各大高校將進入寒假。在一些高校的BBS(電子公告欄)論壇里,一些在讀的大學生們開始發佈消息徵集一起做義工的同伴。和去邊遠山區支教不同的是,一旦志願者申請成功,他們將出國去東南亞或者更遠的非洲做義工,這種半旅游半實踐的活動,很受在校大學usb生們的歡迎。他們覺得這樣既開闊了眼界,也體驗到了一種與眾不同、或許帶點驚心動魄的生活。
  有遺憾
  沒能給他膠原蛋白們帶好吃的
  在豆瓣網、人人網等社交網站,一些網友們將自己在東南亞、非洲從事國際義工的故事發佈在了網站上。網友露思是一名大四的學生,上大學以來一直有做國際志願者的想法,趁著大四課程不緊,於是她申請了今年9月的肯尼亞項目。“剛有想法的時候關註過‘志行國際志願者’以及‘AIESEC’,但是因為時間不合適都放棄了。後來偶然在微博搜到‘GAPPER’,覺得時間和價格都可以接受,便滿心歡喜的邀請了小伙伴同行。”在距離出發前的一個月,露思辦理好了所有的房屋出租手續。
  露思選擇的是在內羅畢的一家孤兒院做義工,給那裡的孩子們上課,她和同伴們在那裡一共做了9天的義工。學校一共30多個孩子,剛開始還有兩位黑人教師,可沒過幾天就剩一位了,原來離開的那位教師家裡還有三個孩子,看到有義工過來幫忙,她就回家帶小孩了。孤兒院孩子的年齡從3歲到10歲,被按照年齡分成了兩個班,一般義工會負責教年齡較大的孩子們,因為他們的英語更好,也更聽話一點點。“孩子們的數學不太好,百以內加法只會畫道道,後來讓他們領略到了豎式的魅力。”每天露思從上午9點開始上課,由於算不清楚什麼時候票貼下課,這堂課會一直講到中午11點。休息的時候,露思就帶著孩子們去踢足球。“這樣上課其實挺累的,你要照顧到最淘氣的那幾個男生,也不能忘了總是坐在邊上安安靜靜的女孩子,最重要的是讓大家回答問題的時候,你必須保證他們每個人都有被叫到過。”但讓露思發愁的是,由於膚色問題,孩子們長得都很像,她有時候分不出來。後來,她想到了用貼畫或者糖果作為回答問題的小禮品。“這樣除了他們會更積極地回應我,我也可以一眼看出來誰還沒有被叫過。”
  和外國孩子們在一起,露思發現這些孩子最喜歡的就是讓她給他們拍照。“他們竟然可以熟練的使用iPhone,還知道點兩下有放大的效果,估計都是之前志願者的功勞。”讓露思感到心酸借貸的是,在操場上活動之後,孩子們就到了吃午飯的時間,說是午飯,其實就是一些豆子,而且每天都是一樣的豆子。“我記得特清楚,他們看到我手機里其他食物的照片時發出的歡呼聲。其實我一直想臨走之前給孩子們買零食飲料讓他們稍微改善一下,可是只有我和另一個女孩,實在沒辦法從超市搬這麼多東西到孤兒院,所以只能靠棒棒糖來代替了。”
  有危險
  與死神兩次擦肩而過
  去做國際義工,除了開闊眼界、領略不同風景,還會有人身危險。露思說自己比較幸運,因為在短短的20天旅途中,她兩次和死亡擦肩而過。“當我知道內羅畢被貶為非洲最危險的地方時,確實倒吸了口冷氣。”原來,9月20日露思和同伴們離開內羅畢前往馬賽馬拉國家公園的第二天,內羅畢的Westgate就發生了恐怖襲擊,造成68人死亡,後來當他們結束第二趟旅行從蒙巴薩回到內羅畢,一周不到蒙巴薩就暴動了。“不得不說我們都是用生命在行走的人啊。”
  有收穫
  感受他們的愛心和單純
  除了露思,網友婷婷也將自己做國際義工20天的經歷與眾多的網友分享。今年7月29日早上6點,婷婷和其他7名義工來到了斯裡蘭卡康提,在熟悉了當地環境的第二天,她就去孤兒院“上班”了。“還沒有被中國旅游大軍占領的斯裡蘭卡,我們的出現就像是一群猴子,時刻被圍觀。”婷婷做義工的這家孤兒院有大大小小61個孤兒,這家孤兒院是由幾名修女照看,孤兒們幾乎都有智力上和肢体上的殘缺,按照學習和認知能力,他們被分為了peace,joey,goodness,hope四個班。婷婷做義工的是goodness班,每天按課表教他們學剪紙畫畫,或是學習英文字母。“其實主要工作就是防止他們不出什麼意外。”婷婷發現其實在孤兒院里的這些孤兒,有的甚至年齡比她還要大。“其實他們也特別希望自己能做一些有成就感的事情。”有一天,婷婷和同行的義工們帶著孤兒們剪中國窗花,然後粘上一個中國結,孤兒們拿著自己做好的工藝品特別高興。“這種感覺,特辛酸。可能健全人做這樣的事只需要兩三分鐘,但是他們要做一個上午。”
  讓婷婷深有感觸的是,孤兒院里的大多數人可能一輩子也沒有機會去看看孤兒院外面的世界。“日子平平淡淡地過,身體狀況也很糟糕。”在孤兒院里有一個叫teresa的紅衣女孩,不會說話,但是力氣很大。有一天婷婷和其他義工教孤兒們畫畫,teresa突然大小便失禁。她為了引起大家的註意,掀桌子上的東西,砸椅子,把臟衣服往義工們的身上蹭,整個教室一片混亂。最後,大家只好制止住她,然後交給孤兒院的修女去處理。
  “工作結束了,把他們送回房間,我們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手,反覆洗。到後來,手上沾了口水什麼的,已經都習慣了。”婷婷說因為她發現修女們和孤兒們同吃同住,做的工作更臟更累卻毫不在意。“這段經歷很寶貴,讓我覺得不是我來幫助他們,而是他們在幫助我。幫我學會如何去無私地愛,不計回報,沒有目的,單純的做一些對社會有用的事。”
  本報記者 李環宇 J002宋溪 製圖  (原標題:出國做義工 其實不容易)
創作者介紹

seiya

momnwagqec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